字幕网app贴吧

倾慕与长生聊完,父子俩一起走出套房。

云轩在门口微笑着道:“陛下,二殿下,大家都在餐厅等着了。”

因为圣宁的伤情还没有进展,大家没有吃大鱼大肉的心情。

曲诗文贴心地给甜甜出了个主意,于是,餐厅的桌上除了刚才佛堂里的粥跟小菜,还多了现做的煎饼果子。

倾慕瞧见,目光已经柔了柔,落座之后首先给沈歆旖拿了一个:“尝尝,近来太忙,仔细一算,我都好些年没给做过了。”

沈歆旖感慨道:“这么多年与患难与共,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。

我倒好,如今养尊处优,无忧无虑的,倒是,日日辛苦操劳,实在不易。”

倾慕拉过她的手,满是歉疚地道:“哪里过得无忧无虑了,都是我无能,让步入中年还要为了孩子们的事情操心伤神。”

沈歆旖笑着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上有老下有小,全都看着呢。”

凌冽夫妇脸上载着微笑。

余下的人脸上也载着微笑,琉茵瞧着倾慕两口子感情这么好,眼中满是崇拜。

她忍不住道:“此生能得一良人,执手共度艳阳风雨,蜜糖苦难皆不离弃,这简直是天下所有女子的梦想。”

清纯小萝莉居家室内可爱微笑卖萌唯美写真图集

“也是我的梦想,”洛晞给她拿了个煎饼果子:“把爱情看重的,并非只有女子。

其实男女都是一样,男人里有良人,有渣男,女人里也有良人,也有渣女。

关键是,我们都要擦亮眼睛。”

“我觉得,嘟嘟就很好!”玄心低着头,红着脸,壮着胆子说出这一句。

她还记得凌冽的话,不同意她跟长生的婚事。

所以,听着洛晞的言论,她真的很担心大家会责令她跟长生分开。

她的职责是守卫洛氏皇朝,如果家主下令,她必然会遵守。

可是……她也想要争取。这次的事情,她虽然也有对倾蓝父子俩不满意的地方,可是她当时参与其中,能够感受到长生为了救母的那种胸襟与急迫,如果一个男子可以不管不顾自己的生母,那么

玄心反倒看不上他。

一桌人听见玄心的话,全都愣住。

长生温声道:“我觉得,玄心最好。”

倾慕淡淡一笑:“我觉得,们这一对很好。”

长生跟玄心面色一喜!

凌冽有些不乐意:“再观察观察吧!”

倾慕眸光微转:“也可以。”

其实大家都没有真的要棒打鸳鸯的意思。

只是长生为了某件事情,就将玄心丢下不管,这样的做法并不值得提倡,他们得让长生记住这个教训,不要再犯。

慕天星望着长生,语重心长道:“嘟嘟,都说太容易得到就不珍惜了。

玄心这么好,这么快就答应跟在一起,是不是因为这样,所以就不珍惜了?”

“没有!”长生赶紧道:“我求还求不来呢,怎么会不珍惜?”

琉茵心里也憋着气呢。

玄心是她最好的朋友,她舍不得玄心受任何委屈,哪怕玄心并不觉得自己受了委屈,但是她这个朋友见了会看不惯,看不惯,她就要管。

琉茵咽下一口粥,笑眯眯地望着玄心:“玄心,如果今后,二皇兄再犯这样的错,因为某件事情把劈晕了,瞒着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,会不会开心?”

玄心面色微白。

琉茵:“我跟说吧,男人都是这样,第一次轻易放过了他,他就不知道吸取教训,还以为好欺负!

所以这一次就不能轻易放过他!”

慕天星:“对!琉茵说的对!”

沈歆旖:“我也赞成琉茵的话!”

凌冽、倾慕齐齐闭嘴。

洛晞闷不可声地吃饭。

长生望着洛晞:“晞儿,也不帮着我说句话?”

“宝宝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洛晞头也没抬:“这件事情确实是二皇兄不对,所以,我是站在宝宝这边的。”

长生:“……”

琉茵眼珠子转了转:“罚一个月不许跟玄心见面!”

长生:“我……”

“可以!琉茵的建议非常好!”倾慕表态道:“刚好嘟嘟也有不少事情要做,最近会比较忙。

课业方面我会安排宣灿过来教导们,他现在上大学,也比较轻松。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倾慕又道:“嘟嘟的大名我会改一下。

如今已经过继到我的名下了,就要跟过去彻底告别。

我宁国二皇子、康贤王、以及未来的北月国主,必须有个崭新的名字。”

凌冽:“是家主,说了算。”

倾慕失笑:“干嘛这么恭维我?”

凌冽轻叹。

他不是恭维自己的儿子,而是心疼自己的儿子。

他轻笑着道:“我都退位了,对待事情的想法,站在我的角度可能已经并不适合如今的局面了。

而家主就是家主,思考的东西与别人自然是不一样的。

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我是宁国良民,自然是要拥戴宁国的陛下。”

倾慕被他说得哭笑不得。

长生沉默不语。

他这条命都是倾慕一脉的,别说是改名字,就是改命,他都绝不说不。

沈歆旖微微思考着:“只是,大家多年来唤他长生殿下,不论北月还是宁国皆是如此。

如果忽然改成别的,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?”

倾慕凝视着爱妻,雅痞一笑:“长生两个字,是二皇兄起的,当时我就觉得很土,缺乏内涵底蕴,完全配不上嘟嘟皇长孙的身份。”

玄心好奇地问:“那陛下有什么想法吗?”

倾慕微微思量,笑道:“只需改一个字。中间的长短的长,改成霓裳的裳。

裳跟晞儿的晞一样,都有光明的意思。

裳生,裳生,为了光明而生。

以后,洛长生就更名为洛裳生。”

众人细细回味,都觉得很不错。

倾慕又笑着道:“我已经按照老师交给我的那些,测过这个名字了,与嘟嘟的八字相辅相成,会给他带来好运。”

“为了光明而生……”裳生呢喃着这一句话,想到过去阴郁的人生从此就要布满光明,鼻尖发酸,喉咙发涩:“裳生,为光明而生。”

可一想到自己是北月储君,是宁国世子,是洛家子孙,他自出生起肩上便负着许许多多的责任。

他眸光一亮,整个人因为换了个名字而豁然开朗:“好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多谢父皇赐名!”

倾慕郑重地道:“希望谨记这个名字背后的责任!也希望能明确人生的奋斗目标,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而活!”

裳生起身,对着倾慕鞠躬:“儿臣谨记父皇教诲!”

晚餐后,倾慕着人将玄心送回功德王府。

而裳生在湖边送玄心上车回来之后,回套房看了眼玻璃罐子。

蓝色的蝴蝶趴在罐子底部。

他将罐子放回去,关好柜门,洗澡睡觉。

海底。

迩迩与倾羽一前一后围着圣宁,两人将纯正的仙气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圣宁的体内。

这冰泉的疗伤功效真的非常强大,天亮时分,圣宁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。

只是芷珊用的鞭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,伤口竟然无法愈合。迩迩心痛至极,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:“我昨晚被天雷劈了一下,皮开肉绽,泡了大半夜都愈合了三分之一,可是一一泡了这么久,伤口没有半点愈合的意思。”